用户名:
密码:
新闻
视频
当前位置:浙江之窗 > 海外建筑师试验场或被终结?

海外建筑师试验场或被终结?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 2014-05-20 11:34
编辑:宋丽   我要投搞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地标性建筑几乎由外国建筑师主导设计,尤其在进入21世纪之后,经济的发展及奥运会的举办带来的民族自信心爆棚也让中国各地兴起了大型地标建筑的雄心,而诸多国外建筑师凭借后现代风格的奇异外形建筑不断取得设计订单。

     但这一时代行将结束。据《新京报》报道,在北京CBD,这一中国经济的核心商务区域,两栋在建项目的新地标建筑均由中国建筑师亲自操刀。而概念设计中将当代建筑思潮与中国传统建筑文化概念融合发展,则是新一代中国建筑建筑师共同追求的方向。

     而《新京报》也据此认为,中国地标性建筑长期沦为外国建筑师试验场的历史可能就此终结。

     外国建筑师主导奥运新地标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越是地标性的建筑,越是国外知名建筑建筑师的专利。《新京报》报道称,中国的快速发展,以及标新立异,寻求认同的心理为海外建筑师提供了试验性的平台,诸多超现实主义的,外观新奇的建筑设计就此在中国得到了实践的机会。“鸟巢”、“水立方”、“大裤衩”等都是这一建筑文化思维的产物,而这些在世界其他地方很难被采纳。

     2003年4月,当时身为英国皇家特许建筑师、英国泰瑞·法瑞建筑设计公司中国区董事的吴晨发出了“中国正在成为外国建筑师的试验场”的声音,经由媒体报道后,引发了来自建筑界、文化界的大讨论。

     众多的反对声均从这些外国建筑师的设计的不合理、破坏城市肌理等方面予以批判。当然这一大讨论并不能改变现状。中国依然对外国建筑师青睐有加,众多的地标建筑项目依然是视外国建筑师为首选且是唯一选择。

     本土建筑师接管新城市地标

     近几年来,中国一些青年建筑师开始跻身国际建筑主流舞台。2005年马岩松等创立的MAD设计的“梦露大厦”便是以中国为基地的建筑师第一次在公开的国际竞赛中赢得设计权,当时他的设计便以新锐、先锋著称。而近两年,他的设计也纷纷被中国的地标项目所选中,骏豪·中央公园广场便是一例。

     骏豪·中央公园广场位于北京CBD,是以办公、商业和住宅为主的商业综合体,毗邻朝阳公园。马岩松在此建筑中,运用借景的手法,将建筑形态与公园内的自然景观相呼应、相观望,自然存在的湖、泉、林、溪、谷、石、峰这些中国山水的传统意境,被转换为建筑中的意象运用在建筑语言上,创造出一个高密度城市与自然景观和谐过渡的空间。

     除此之外,还有获得普利兹克奖的王澍,建造北京CBD新地标“中国尊”的吴晨……吴晨在“中国尊”中涵盖了“尊”、“竹编”、“孔明灯”、“城门”等中国传统元素,是一座源于中国文化、立足中国首都、体现北京未来的新建筑。

     中国青年建筑师的设计理念中均有对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传承和借鉴。这些年轻建筑师的设计更是被冠以“未来派”的头衔。“未来派”或许代表大众对中国建筑师未来发展的寄托。

     终结或融合始终是个问题

     在中国建筑师发展之时,有专家称,中国作为外国建筑师的试验场,应该被终结。当然,所谓的终结绝非指外国建筑师项目将在中国彻底被抛弃,其更多指向的是,中国建筑师跟外国建筑师有着平等、交融式的合作。

     建筑师吴晨告诉记者,希望世界是多级的。但不认为某一代人的崛起必然取代另一代人,这个世界应该是多元化的,能够和谐共生。无论各种思想、各种流派、各种背景的建筑表述方式,只要能对社会发展进步有贡献,都有它存在的必然价值,“实际上,我们跟外国建筑师应该更好的合作,这种合作应该是平等、交融式的合作,不应该是由我们提供实验的平台,来供外国建筑师进行实验创作。

     “在未来的城镇化新发展进程中,中国建筑师还会有比其他海外年轻建筑师更多的机会。”北大教授张颐武说到。

     那么他们能否终结这一长达十余年的“中国已成外国建筑师试验场”的格局,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编辑:宋丽

请进入“浙江之窗”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